羣眾創作

寒夜中的微笑

作者:​ 張美心

發佈時間:2020-09-07 09:34:56

來源:羣眾新聞

那是我剛來到建新公司的日子,整天和拉煤司機打交道,他們常年奔跑在北方的運煤公路線上,年復一年、日復一日的為沿海各大港口輸送去一車又一車工業的糧食。來這的二個多月,我早已見慣各種各樣的拉運司機,有的希望可以“抄近道”,會多説幾句,可他們中大多木訥不善言談,格式化的拉運。所以在這裏,我常常被稱呼為“姐、妹子、大姐、哎、收票的、打票的”,重複機械又需要小心謹慎的計量工作,我早習以為常。

又是一個夜班,陸續把最後的幾個車計量完,看了眼手錶,已經凌晨3.32分了,靠在椅背上,思緒也飄遠。此刻,爸爸媽媽已經睡了吧,有點想家,後半夜的計量室冷冷的,喝着媽媽準備的薑茶心裏也漸漸湧起一陣暖意。突然被大車過減速帶的聲音打斷思緒,來車了!我又一次打起精神,揉了揉眼,快速進入工作狀態。

走進計量室的是一對中年夫婦,男的眼睛大大的,笑着説:“姐,交下票。”灰黑的衣服加上他眼睛下的煤灰,襯的他牙齒雪白。我忍不住説:“叫同志就行,我還小呢,這樣叫不合適”。他看起來是和我叔叔相仿的年紀,被我一句話也逗笑了。

“1號倉,過去上磅。”我公式化的回答着。他轉身給妻子交代了幾句,自己麻溜的上車去裝煤了,妻子也轉身靜靜坐在外面的椅子上,時不時焦急的看着煤倉的方向。裝車程序很快,上磅、除皮、稱重、下磅。偏偏這車所屬的公司沒量了,保存失敗,等他過來的時候,我讓他儘快聯繫所屬拉運公司,有量了再過磅,他點點頭説好,就忙着打電話去了。看了眼監控,礦內拉運路線暫時沒車,我抽空去衞生間洗個臉,好讓自己清醒下。

等我回來的時候,男司機還沒回來,可窗外面的他的妻子突然倒在椅子上,我隔着工作玻璃看了眼,她一手抓這領口,大口喘着粗氣,一手拍打着胸口,情況看起來不太好。理智要我不要管,可心裏另一個我卻再説“就去看看,就一眼。”猶豫再三,我還是打開密碼門,小心翼翼的走過去,發現她此刻正在要緊關頭,臉色煞白,她虛弱的指了指旁邊的包,示意我幫她拿藥。我快速打開包拿出藥來,趕忙跑回計量室去給她倒了杯温水,看着她服了藥,我心一下子鬆了。 

恰好,那個司機回來了,我趕忙告訴他:“您愛人不舒服,剛服了藥,現在怎麼處理?要不要叫醫生!”男司機顯然很有經驗了,讓妻子靠在他肩膀,二人靜靜依偎在一起,默默的幫她順氣,後半夜的計量室,顯得格外靜,只能聽見他妻子的喘氣聲……過了幾分鐘,他的妻子明顯好轉了,臉上有了血色,呼吸也正常了。原來那個司機的妻子患有心臟病,考慮到妻子身體,要她留守在家,妻子卻擔心丈夫夜間一人拉運安全,堅持跟車,於是就有了今天這一幕。

夫妻二人一直在向我道謝,看着他們的笑容如此真摯,我本來平靜的心亂了,不知怎的眼裏也有熱流湧動。送走了那對夫妻,我不由感嘆,人世間最美的情愫,就在生活中的每一個瞬間。時至今日,我早已忘了他們的樣貌,可那樣真摯的笑容一直浮現在眼前,陪我渡過了後來的每一個夜班,温暖了初到單位的我。

責任編輯:王軒堯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  • 陝西新聞

    編輯推薦

    娛樂星聞

   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20 by 070348.pg6680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